繼續接著<等待千年的狐> (四)
我敢說,到此還沒結束

  
  那一天很快就來臨了。我去找了神靈,請求天神讓我超越空間再看他一次,半空中浮現出他的影像,我抬頭仰望,如同身為小狐狸時一樣,仰著腦袋,為他的一舉手一投足而沉醉。我看到他還在黃昏聖殿中等待著古蛇的出現,而打死古蛇就可以在它身上獲得那滴蛇血。金鰻麗跟在米洛斯的身後,眼睛好奇地打量著四周。
  想必她也是第一次來吧。
  
  看倦了,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憊,我對天神說:“請您把我變成古蛇吧。”天神說:“升仙、入魔,還是化為人形,都由你自己選擇。只是這一入魔,就將永遠世在幽靈中輪迴,不會再轉世了。”
  “我明白。”
  “唉......情之一字,竟能毀人至此!要他忘記你嗎?”
  我自嘲地笑了,他的記憶中不再有我,既然沒有記憶,又何談忘記? 


  黃昏聖殿。
  我拖著龐大的身軀在這個空無一人的聖殿中移動著。昏暗的燭光依舊搖曳,有許多腐爛的屍體殘骸,氣味腥臭,只是曾經在一起冒險的兩個人變成了一個。物是人非原來是如此殘酷。我盡量的加快移動的腳步,這樣他就不會因找我而耗費太多的體力。很快,嗅到了人的氣息。
  
  一個轉角,兩個人形。
  深玄的黑,與,妖冶的紅。
  挺身走向前,只想再仔細看看那張讓我想了千萬遍的臉。卻忘記了現在的自己是誰,直到米洛斯的疾風刺打到我的身子上,才回過神。今非昔比,我已不是媚兒。
  
  獅子吼,凌風,他的雙斧落在我身上,迅捷狠厲,堅決而酷烈,金鰻麗雖是一副懶洋洋的樣子,但射出的羽箭在我的身體上,還是會讓我厚重的皮膚裂開一道道青紫的裂痕,無力反抗,也不想反抗。
  馬上,我就要走了啊。米洛斯,只要這樣就能帶給你幸福的話,那我的死亡,也是很值得的了。
  
  一記龍捲風捲來,幾重斧影劃過。
  我一個踉蹌。
  請你慢點下手啊,讓我把你定格在我的眼睛裡,刻在腦海裡。所以,拜託慢點下手啊......
  一個神雷從頭頂劈下,全身撕裂的痛。
  馬上......就結束了。
  我多想伸出手去再摸摸你的臉頰,多想讓你的草藥為我療傷,多想像你說的那樣,“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”......
  

  最後一擊。
  米洛斯幾步邁向前,那雙巨大的斧子揮向半空,再次落下,平,突,砍,穿透我的胸膛。時間似乎停滯在那一秒。我的眼角溢出了淚。

    
  第一滴淚,天崩地裂;
  第二滴淚,灰飛湮滅;
  第三滴淚,一切終結。 




   
  金光煞然盛放,夾雜著記憶的碎片。
  
  第一次見面的他乾淨的笑容,上揚的嘴角,說:“跟我走吧,我帶你回家。”

  每天看他吟詩作賦,種花採藥;“到時候,我就可以帶你去一個很奇妙的地方玩了哦!”

  每次修練時他在背後讚賞的目光
  
  他伸出的手,“前面路險,我抱你。”
  
  “我們還會再回來的,回來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。”
  
  “你就會成為世上最幸福的人。”
   




  金光旋轉,微粒飄飛,漸漸聚合,凝成一滴殷紅的血,擲地有聲。
  他彎腰,將它撿起。
  米洛斯的眼中閃過瞬間奇異的光,他擺弄著手中的血,看起來清冷透明,周圍氤氳著一層薄薄的金煙,握在手裡竟透出幾分暖意。如同我當年的目光。
  
  此時的他,應該是微笑的才對啊,為什麼雙瞳中卻有一絲哀傷呢?
  “嘖嘖,真是可惜了。”金鰻麗找了一塊乾淨點的牆壁倚著,“可惜了呀。”
  陰陽怪氣。
  米洛斯抬頭看了她一眼,沒多言什麼,只是繼續盯著手中那滴火紅的血,目光被死死地綁在上面。
  “怎麼?看出點什麼來了嗎?要不要讓我告訴你,”金鰻麗提高了語調,“你最愛的媚兒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哦,她剛剛死於你我手下。”
  “什麼!”米洛斯的身體猛地一個顫動。
  
  金鰻麗微笑著,滿意地看著眼前這一幕,“她為了你化身為古蛇,成了永世不超生的魔。所以,你那些新房、打造的戒指,還是留給我好了,反正她也享用不了!”
  我聽後深痛欲絕。
  “你對她說什麼了?”他的雙瞳陡然深遂。
  “沒什麼沒什麼,我只是告訴她你要娶的人是我非她而已。哈哈。她還真是愛你啊,入魔這種事情都捨得為你做,我看哪,她這叫……”金鰻麗說著說著突然停了下來,眼前那個滿臉憤怒卻滿眼憂傷的人已經消失在她眼前。
  
  “哼,想必是去了桃花塢吧。”


好的好的...媚兒變成了古蛇...
死在米洛斯手下,或許這也是一種幸福?

下一回,悲慟最終回
將完結這份無法拼湊完成的愛.....

a85051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