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<等待千年的狐> (三) 之劇情接下去


 (三年後)

  我獨自行走在桃花塢的森林裡。這些年來在這裡的生活已經讓我對這裡熟悉。習武的時候,迪亞哥會在身邊陪著我,這樣也好,跟他聊聊天總不會讓自己覺得已經脫離了這個世界。他總是會在我身邊安靜的看,休息時就會講一些今天發生的新鮮事,“桃源鎮的夥計剛抓了一條很大的魚”啦,“打算抓幾隻抱抱兔當坐騎去看看殘山的雪”啦什麼的,我有時也配合著一起笑笑,並不多言。心中總有別人,怎能笑得釋懷呢?

  又到秋天了。海邊的風很大,如同那年的祖龍。何況今天還下起了雨。我和迪亞哥躲在一個小山洞裏,心裡祈禱著雨快點停下來。
  “哎呀!餓死人啦!這鬼天氣啥時候才是個頭啊?”迪亞哥不耐煩地抓著頭髮嚷道。
  “若是你不嫌棄的話,我這裡有幾個早上做的饅頭。”說著,我拿出了幾個饅頭。
  “啊!給我,我要吃!”迪亞哥的眼都快放出了光,一副餓狼撲食的樣子。“嗯嗯!真香”嘴被塞得鼓鼓的還不忘嘟嚷幾句。
  我笑了,看了看迪亞哥,都這麼大的男子漢了還是一副小孩子的脾氣。
  “媚兒,你不餓嗎?”
  “嘿嘿,謝了啊!”他的眼彎成了月牙。
  “客氣了。”我也笑起來。
  
“哎!媚兒我跟你說啊,那個像惡魔一樣的魔眼昨天被一個武俠給打死了哦!”
  “什麼?!!”我一驚,手中的法劍掉到地上,“啪”聲脆響。
“你剛才說的什麼?……魔眼..被打死了?”
  “嗯嗚—”他嘴依然被塞得滿滿的,低著頭大口嚼著,“嗯,好像被一個姓米的人的行會給打了。”
  “米!!”聽到他這個字我仿佛被它釘在了原地,動彈不得,五臟像是突然被抽空一樣。
  “迪亞哥快告訴我這是什麼時候的事了?!”
  “媚兒你…你怎麼了?”迪亞哥抬起頭。
  “你快說這是什麼時候的事!”
  “前…前幾天吧……”
  前幾天?那麼他一定會來的。我衝進厚重的雨幕中,甚至都忘了為自己擋下雨珠,任由它們在我臉上肆虐。洪荒袍的裙擺濺滿了泥土。一朵泥花兒。
  不知道自己跑了多遠,終於到了自己的小屋,果然,房門是敞開的,有人在裡面!
  
  我推開門,“米洛斯!!”我喊道,奇怪,為什麼沒有人?“你在對不對!”我帶著哭腔喊道,  
  “你出來啊!……出來啊……”我環視四周,一切都像往常那樣,並無什麼異常,我喊得累了,一點點蹲到地上,緊貼著牆,淚水流下來,與臉上的泥點與雨滴混在一起,混濁不堪。
  
  “媚兒—”妖媚的女聲。
  我抬頭看,目光落在門口那襲紅衣的身上,是金鰻麗。
  “這三年來的日子不好過吧?我來可是為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的呀!”金鰻麗斜倚在門框,雙臂交叉在胸前,一派勝利者的派頭。
  “媚兒,三年是足以改變一切的。”她說著,拿出一面銀鏡,傾入一點水,一手托著,另一手捏了一個訣,一揮,開了水鏡,端到我面前。
  模糊的氣氤氳在鏡面,盤旋著,遂至清晰。是祖龍!我看到,曾經那樸素無華的房屋被裝飾一新,人們進進出出忙忙碌碌,全是些不認得的生面孔。水面再次模糊,呈現出的天淚城的樣子。米洛斯站在上面,一個人安靜地望著那些喧鬧的人們。依舊是劍眉星目,氣宇軒昂,眉宇之間似乎多了幾分滄桑。那些人手持長長的紅色綢緞,一派喜洋洋。
  

  “我要嫁人了”,金鰻麗合了水鏡。“想知道是誰嗎?”她笑著。
  “不要說......”,我拼命抑住即將再次奪而出的淚水,“不要......”
  


  “米洛斯!我要嫁的可是曾經最疼你最愛你的哥哥哦!”金鰻麗的聲音尖銳刺耳。
  無法逃避這個痛。我怕金鰻麗說出那三個字,可來不及了,她已經把那一錘狠狠地打在了我的心口。嘴巴半張開,抑住了要衝出的語言。
  “媚兒,師姐我知道,你對你哥哥還是很一往情深的。這樣好了,這個月圓之夜我們會去黃昏聖殿尋找打造戒指必用的蛇血,你一起去幫忙吧!還能再見他一面。”金鰻麗斜了斜眼睛,“到時候把臉弄乾淨點,像你這樣子他是不會想看你一眼的,你這個妖精!”
  
  “你這個賤女人你才是妖精!”“啪!”迪亞哥不知從哪裡冒出來,上去就給了金鰻麗一巴掌,金鰻麗愣了一下,想反擊,卻被迪亞哥抓住了手腕。
  “哈哈哈!”金鰻麗大笑道,“想不到啊,媚兒,還說你什麼一往情深,原來早就有小情人了啊哈哈—”
  “啪!”又是一巴掌,“我告訴你你嘴最好給我放乾淨一點!否則—”
  “否則怎樣?否則怎樣?”金鰻麗的眼中有一團驕傲的火,“就算我是妖精,但我能得到我想要男人,而她不能!”
  “你—”迪亞哥揚起的手又想落下去。
  

  “住手,”我說,聲音輕得連自己都聽不到。“這不關你的事。”迪亞哥鬆開手。
  “算你聰明!”金鰻麗活動了一下被抓痛的手腕,“我要走了,該說的都已經說完了。”
她轉身邁過門檻,“對了,”她回頭,“你那些蘭花,我勸你還是不要繼續下去了,他不會看的。”
  說罷,她消失在我和迪亞哥的面前。

   桃花落,閒池閣。
  山盟雖在,錦書難托。

  “我是一隻修行千年的狐   千年修行千年孤獨
    夜深人靜時可有人聽見我在哭  燈火闌珊處可有人看見我跳舞
  我是一隻等待千年的狐  千年等待千年孤獨
    滾滾紅塵裡誰又種下了愛的蠱  茫茫人海中誰又喝下了愛的毒
  
  我愛你時你正一貧如洗寒窗苦讀  離開你時你正金榜題名洞房花燭
  
  能不能為你再跳一支舞  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
    你看衣袂飄飄衣袂飄飄  海誓山盟都化做虛無
  能不能為你再跳一支舞  只為你臨別時的那一次回顧
    你看衣袂飄飄衣袂飄飄  天長地久都化做虛無”

是的是的~這一轉轉很大~
金鰻麗的出現居然帶來這天大的消息
但是...這個呆媚兒之後居然做了件
讓人意想不到的事!!


下回待續ˇ

a85051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