延續<等待千年的狐> (二)一文

  回到祖龍城的日子如同止水般平靜,依舊是習武吟詩。長老有時也會露出微笑,眯著眼睛看我們。長老一般很少出現的,我覺得他應該有什麼話要說。果然,我要離開了。長老只是說,為了讓我有更好的發展,所以要送我去桃花塢修練。沒有反駁的餘地,只能服從。

  臨行的那天,金鰻麗第一次以正常方式出現在我面前,她說:”媚兒,你就放心的去吧,師哥這邊,交給我好了。”金鰻麗笑得花枝招展。
  無意與她多言,只想,再見他一面。
  森林,海岸,木橋,庭院。
  尋不到他的蹤跡,只有那曾經姹紫嫣紅的花園,滿地的花謝。
  淚眼問花花不語,媚兒飛過秋千去。


  桃花塢的風景很好,放眼望去,芳草鮮美,落英繽紛,每一朵桃花都在盛情怒放,微風徐徐吹來,便有粉色花瓣翩翩落下,好一場美麗的桃花雨。居民們打獵,耕作,平和而安寧。
  這裡也有無盡的森林,如同當年我生活的地方。所以我總是迷路,因為習慣了那個方向。一直走下去,竟到了瀑布邊。

  我開始想念。又記起當年邂逅米洛斯時,他那一身凝血衣服,溫柔的眼光,以及綻放在他手中的太虛散。我微閉雙眸,輕念咒語,渾身撒發出無數朵花瓣,就像米洛斯花圃裡的花一樣,我靜靜懷念。  

漸漸停下,發現身後竟站著一位男子。

  他背向陽光,身體鍍上一層金色,光芒滲入他古銅色的皮膚裡,藏在那一頭桀驁淩亂的金髮裡。
  他邁著大步向我走來,雙手提著碩大沉重的骸骨斧,他咧開嘴笑著,問我:
  “喂!你是新來的?”
  “新...新來的?”
  “就是說你不是這個山上的居民啦!”他說話的聲音很大,語調隨意,看來性格也很豪爽。
  “嗯,是的。”
  “哦!哦!我剛才還想呢怎麼沒見過你。新來的啊…你來這幹麻?”
  “修...修練啊......”
我回答他的話,被他這樣一問,竟有了年幼時跟米洛斯私自溜出去玩時回來被長老訓斥的感覺。

  “哦!”他大聲地答應了一聲,眼神在我的臉上停留了片刻,說”你有一雙狐狸的眼睛!”
  “呃?”我驚愕。
  “我從小從林子裡長起來什麼動物不認識?”他又大笑起來,笑罷,又盯著我的眼睛端詳了一下,“真得很像啊!”
  想起了曾經那不堪回首的往事,我微微低下了頭。
  
“呵呀!你看我,才見你第一面就問這問那的,真不好意思啊!那啥,我是迪亞哥,敢問姑娘你怎麼稱呼啊?”
  “柳媚兒。”
  “記住啦!嗨,你剛來這兒不熟悉,有啥事不明白找我就行!啊?記住啊你!”
  我笑了,點點頭:“謝謝你。”
  “這點事兒謝啥?我走啦先,你自己加油啊......對了,從這裡往西南走就能回到鎮子裡了!”
  “嗯,謝謝了。”
  說罷,迪亞哥就消失了。

  沿著迪亞哥指的路,我回到了桃源鎮,想像剛才發生的事,自覺有幾分好笑,於是步伐也隨之輕快,腳尖踩在竹橋上吱呀吱呀的伴起節奏,一直通向我所居住的地方。
  天色已暗。我找到了織女姐姐,讓她幫我染了朵淡青色的蘭花綢緞,一共三十七朵了:粉藍,嫩綠,淡青,淺靛……安靜的色調,如同米洛斯的人。三十七朵……我細細數來,離開他已經三十七天了。
  
  我站起來,面向窗外:月光皎皎,萬物鍍銀。輕輕嘆一口氣,理一下淩亂的額髮,指尖滑過那件華麗的袍子——洪荒袍,奢華的錦緞是最純正的白,銀藍色的衣領,絲線一縷一縷在華錦上繡上吉祥美麗的圖案。像一朵嬌豔的花朵,獨自搖曳。 這件衣服是我到了暗香坡才在背包中發現的,連同一朵若蘭芯——代表著即將到來的幸福的若蘭芯放在一起。是在我睡著時他來過吧,怕我會哭嗎?我能想像到他的眼神中那隱忍的痛苦,修長的手指拈著衣角,小心的、整齊的舖在我被包的最底層,還有轉身時那掙扎萬分的腳步。米洛斯,我會等你的你說過,等你能獨自擊敗魔眼的那一天,我就會成為世上最幸福的新娘。

  只是,何時才到那一天?
  相信,不會太久的吧?


故事至此,開始有轉的意味了
至於會怎麼發展下去
還請各位看倌繼續鎖定哩0.0b

a85051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